中国特稿:重庆裸泳滩隐而不藏

每天清晨六时,九龙滩游泳队金花三张牌游戏的两三百名男子赴约般,来到距离重庆市中心不远的九龙坡区长江边的裸泳滩,一丝不挂地跃入江中。九龙坡裸泳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存在,相关的舆论争议,也一直存在。裸泳滩周围市民告诉记者,对江边裸泳现象已习以为常,并不特别觉得被冒犯;网上评论倾向认为,公开裸体有伤风化,不少人质疑:穿个游泳裤会差多远?对重庆裸泳者而言,在以码头文化著称的重庆,裸泳是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。重庆作家兼媒体人姜汤指出,重庆码头文化是一个开放的体系,有深厚的自由基因存在。重庆工商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蔡敏则认为,九龙滩裸泳者在流动的社会形态中,凭着共同爱好建立起朋友兄弟关系,是重庆码头文化的另一种体现。

5月份的中国西部直辖市重庆气温渐暖,距离市中心不远的九龙坡区一段长江水域,成了许多游泳爱好者的胜地,过去几周越来越热闹。

和一般游泳场地不同的是,来到这里的清一色是男性,他们从清晨6时起陆续抵达,从容地沿着陡峭的石梯走到岸边,有的面对彼岸美丽的城市线放声吆喝,然后不急不缓地脱掉上衣和裤子,一丝不挂地跃入江水中。

这里是重庆唯一一个民间裸泳滩九龙滩,地点不算特别隐蔽,一旁是运输重型装备的工业码头,石坡上方则是风景怡人的公园步行道。放眼望去,这段长江水域有些浑浊,水流相当湍急,岸边环境也很简陋,却无阻一群裸泳爱好者多年来每天到这里活动筋骨。

如今,每天有多达2020年代已存在

完全是为了锻炼,我们没有其他目的。73岁的裸泳者李先生如此告诉《联合早报》记者。

过去10年几乎天天到九龙滩裸泳的他,向记者细数游泳对人体的好处,包括对心脏、脑袋和血管有帮助,甚至可对抗各种疾病。

但为何非得裸泳?李先生直截了当地回答:在江里游泳,自由点、舒服点呀!如果穿裤,会有沙子积起来,没那么舒服。况且,这个地方有人裸泳,不是一两天的事,都几十年,养成习惯了。

九龙坡这片裸泳滩的历史不短。九龙滩游泳队队长张永林受访时说,这段水域从上世纪50年代就有人裸泳,裸泳者多数来自附近一家建设厂,后来建设厂搬走了,裸泳者留了下来,目前许多是退休人士。据估计,约80%裸泳者是前建设厂员工,另2020年轻上班族,甚至早上开着宝马汽车来游泳,之后才去上班。一年365天,都有人在这里裸泳。

张永林1988年开始到九龙滩裸泳,由于地点偏僻,当时每天只有10多人,但后来消息传开,裸泳队规模便越来越壮大。两年前,裸泳滩旁的石梯上方还开了一家小茶馆,不少退休人士每天前去喝茶打麻将,偶尔也会有好奇的游人到访,边品茶聊天,边鸟瞰岸边的人文风景。

(责任编辑:金花三张牌)

本文地址:/sixiang/20200709/14234.html

上一篇:重庆打金花三张牌造 米 字型网络辐射八省市迎高铁建设潮
下一篇:浙江金东教育局回应小学生戴 监控头环